土耳其基本工資漲49%:加薪救經濟,但為何民眾不買單?

土耳其基本工資漲49%:加薪救經濟,但為何民眾不買單?
架刑的爱丽丝

土耳其政府宣佈2024年最低薪資從11,402里拉調整至17,002里拉,調薪幅度高達49%,但民衆並不領情。示意圖,圖爲2014年3月1日,安卡拉舉行反對時任土耳其總理厄多安的示威活動,人們擺弄假歐元紙幣,反對黨共和人民黨(CHP)的支持者在安卡拉市中心大撒3,000萬歐元假鈔。 圖/路透社

2023年12月27號晚間,土耳其政府宣佈2024年最低薪資從11,402里拉(約臺幣12,000元)調整至17,002里拉(約臺幣17,700元),調薪幅度高達49%,比起去年同期漲幅更是高達100%。然而面對政府在歲末年終雙手奉上的加薪大禮,土耳其人民卻絲毫不感到開心,甚至對2024年的經濟與景氣感到更加悲觀。

土耳其政府近年來持續大力調漲最低薪資,今年是連續第二年調漲幅度翻倍,可以看出土耳其政府在最低薪資上仍和去年維持相同政策。政府調漲基本薪資的壓力主要來自於民衆對於萬物齊漲的批評,根據土耳其央行的數據指出,2023年通膨率約65%,土耳其的最低薪資漲幅已經連續兩年高於國內官方通膨率。

▌爲什麼土耳其人民對加薪無感?

但爲什麼土耳其人民對於政府帶頭的加薪,反應卻是無感呢?主要有兩大原因,首先,是里拉的大幅貶值。時間拉回到10年前,2014年時2.19里拉可以兌換1美金,但10年後的今日,需要約30里拉纔可以兌換1美金,里拉價值只剩10年前的7%。里拉貶值也導致能源與進口貨物價格提升,雖然政府不斷在後頭以加薪追趕物價,但人民的實質購買力仍不斷下降。

北市加強推國小書包減重 課後活動用品多成難處

其次,是國內居高不下的通膨率。根據土耳其統計局(TÜİK)的數據指出,2023年土耳其通膨率爲64.77%,非官方研究機構ENAG的數據則是約127%。國內的房價這兩年漲幅更是兇猛,2023年11月的房屋指數較去年同期成長82.8%。

BA.5将袭台!医曝另一流行病恐爆发 5症状辨别

土耳其政府在歲末年終雙手奉上加薪大禮,土耳其人民卻絲毫不感到開心,甚至對2024年的經濟與景氣感到更加悲觀。 圖/美聯社

在租屋市場方面,土耳其政府爲了保護租客的權益,對房東制定了最高調漲幅度25%的天花板,除非租客租滿5年,或是房東有正當理由需要使用出租中的房子,否則不得與租客重新議價,也不得將租客掃地出門。

1分钟读财经》惊!半导体不是断景气生死?这2产业给答案

但這樣保護租客權益的法規,在實際施行上成效不彰。在萬物齊漲的大環境下,許多房東不顧法規,仍向租客收取「市場價格」的租金,所謂的「市場價格」是每年70%-100%不等的調漲,導致近兩年來愈來愈多租賃雙方向法院聲請調解,甚至有房東以暴力行爲驅趕租客等情事發生。尤其是在伊斯坦堡、安塔利亞等外來移入人口衆多的城市,租客普遍不輕易離開原本租金相對便宜的住所,租屋市場更加供不應求。

不僅土耳其人民認爲加薪無感,土耳其在野黨——共和人民黨(CHP)甚至批評政府的加薪幅度依舊不足,共和人民黨副主席卡拉特配(Yalçın Karatepe)表示最低薪資1.7萬里拉只是大城市中平均的租房價格,人民要如何用這個薪水在大城市裡生活?

航天少帅袁家军任重庆书记 陈敏尔料主政天津

根據土耳其工人工會(TÜRK-İŞ)的研究指出,以土耳其每戶家庭(4位成員)爲單位,每戶收入如低於1.4萬里拉(約1.45萬臺幣)就在飢餓線以下;每戶收入如低於4.7萬里拉(約4.9萬臺幣)就在貧窮線以下;如果是單身族羣,在大城市的基本生活成本就需要1.88萬里拉(約1.95萬臺幣),高於政府調漲過後的最低薪資。

卡拉特配認爲政府在制定最低薪資金額時,不應該只是高於飢餓線就好,而是需要思考如何讓國民可以過上尊嚴的生活。卡拉特配也強調政府需要在今年年中時再次調整最低薪資,才能讓國民的收入趕上物價。

在萬物齊漲的大環境下,許多房東不顧法規,仍向租客收取「市場價格」的租金,所謂的「市場價格」是每年70%-100%不等的調漲。 圖/美聯社

▌中產階級購買力的下降

當局年年祭出調薪政策,但雖然土耳其的基本薪資在十年內成長20倍,國內的中產階級卻正逐漸減少。根據土耳其統計局(TÜİK)的資料顯示,把全國人民收入分成五等分,2013年收入前20-40%人均GDP約13,370美金,前40-60%人均GDP約9,497美金,但到了2021年,前20-40%人均GDP剩不到9,956美金,也就表示在這8年間,原本前20-40%的收入族羣被往下推到原本的前40-60%族羣區間。

土耳其的中產階級,多爲大學畢業的白領階級,他們與其他國家的白領階級有着相似的人生軌跡,通常在大學畢業後就進入公司成爲上班族,領着相對優渥的薪水,在土耳其可以維持一定的生活品質。但近年來實質購買力不斷倒退,也改變了中產階級的消費模式。

在疫情期間,露營車的旅遊方式在土耳其掀起一陣熱潮,露營車業者主打的族羣是有着一定收入、每年都會安排夏日渡假的中產階級,加上當時推廣「隔離」行動,讓露營車旅遊成爲中產階級的度假首選。但疫情結束後,露營車旅遊依舊受到青睞,原因在於之前中產階級去的渡假飯店價格已經不是他們可以負擔的價格,露營車旅遊變成爲度假方式的最佳替代品。

下一步…四策略提升用户黏着

里拉貶值也導致能源與進口貨物價格提升,雖然政府不斷在後頭以加薪追趕物價,但人民的實質購買力仍不斷下降。圖爲伊斯坦堡街頭書店。 圖/美聯社

除此之外,通貨膨脹居高不下的經濟環境也讓中產階級成爲「囤貨階級」,比起低收入的族羣,中產階級有更好的收入與信用額度去「囤貨」。他們認爲所有商品的價格,從房地產到餐桌上的橄欖油都會持續以飛快的速度成長,因此他們向銀行貸款、或用信用卡分期囤貨未來可能會需求的商品,以減少在通膨上的損失。他們也對商家的折扣活動更加敏銳,這也是爲什麼在經濟愈加艱困的現在,土耳其購物中心的仿效中國電商的雙11折扣、超級星期五(星期五在伊斯蘭教裡是主麻日,也是穆斯林聚集禮拜的重要日子,土耳其商家不使用「黑色」形容星期五,以避免對穆斯林的冒犯)強檔期間的擠滿購物人潮,結帳櫃檯大排長龍。

當土耳其白領階級對出國旅行、上餐館吃飯等等消費活動再三思考時,土耳其的藍領階級又是面臨什麼樣的情況呢?讓人驚訝的是,藍領階級反倒迎來史上最高的工作薪資。

在最低工資公佈的前夕,土耳其《國家報》(VATAN)以「月薪15萬里拉!藍領與白領拉開差異,月收入大公開」的標題報導土耳其目前缺工和藍領階級薪資飆漲的現況,以「藍領世代」來形容目前的勞力市場。在去年強震過後,土耳其南部地區包含哈塔伊省(Hatay)在內有龐大的重建工作需要進行,營建產業的勞動力需求相當高,各專業的技術工與師傅更是搶手,根據報導,起重機操作員的月薪就上看15萬里拉(約臺幣15.6萬臺幣)。

回到最低薪資調漲的議題,外界擔心工資的提高後生產者的成本增加,將會反映在物價上,通貨膨脹的現象將會繼續惡化。但根據土耳其央行的報告指出,49%的加薪幅度,短期預計增加3.5%的通膨率,長期則是會增加6%的通膨率,也就是說,最低薪資的漲幅不會是通膨率增加的主要原因。但對於小型企業來說,最低薪資的調漲依舊會帶來成本的提高,特別是在政府高利息的政策下,資金借貸的取得成本增加,導致企業縮減開銷與投資,在短期內對土耳其經濟景氣有負面的影響。

嘉义果园1公尺黑眉锦蛇出没 居民吓爆紧急打119通报

目前土耳其主要企業如土耳其航空、科曲集團(Koç Holding)和沙班傑集團(Sabanci Holding)等都尚未公佈薪資調整的幅度,是否會比照最低薪資漲幅調整成爲中產階級關注的重點。土耳其國會議員暨地方首長選舉將在今年3月31號舉行,外界認爲政府會在選舉前傾全力守住里拉匯率,選舉結束后里拉會反映出真實匯率,屆時加薪過後,土耳其民衆的可支配收入實質上還剩多少,比起加薪幅度更是所有受薪階級所在意的問題。

土耳其國會議員暨地方首長選舉將在今年3月31號舉行,外界認爲政府會在選舉前傾全力守住里拉匯率。圖爲2023年11月期間,土耳其總統厄多安在街頭的海報。 圖/美聯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