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寫自在-露天書房

自寫自在-露天書房

最近買了一頂「露天書房」,置於三樓陽臺。夏日夜晚,在露天書房內坐臥讀寫皆宜,偶有涼風吹拂,蟲鳴唧唧。

現居的這間三樓透天厝是祖父置產的,我念高二時,父親將四十餘坪的房子擴建成約一百坪,取代了公寓舊居。我的房間由於西曬的緣故,到了晚上,曝曬一整日的水泥牆釋放高溫,使我的房間異常燠熱,即使到了清晨,仍需開着冷氣纔不至於被熱醒。

因而我組合了一頂露天書房。它半坪大,置於六坪大的陽臺上,是由單人睡墊和帳篷形式的蚊帳所組成的,睡墊鋪有涼蓆,蚊帳高約一米半。

住家附近開了兩家居家修繕用品店,平常晚飯後,偶會騎腳踏車去那兒閒逛,想像一下成家後所需要的水、電、木工、園藝等等如何自行料理,然而尚未成家;父親也時常提醒我該找個伴了,總把我當作小孩看待,已經六十許的人了,家裡的水電工作仍然一手包辦。當我在店內閒逛時,看到這新型式的蚊帳,便高興的買了下來,心想正好可與家裡的睡墊搭配,另外,還以優惠的價格購得一張公園椅,同樣置於三樓陽臺上。

傍晚時分,我經常坐在公園椅欣賞夕照。住家後門有狹長的閒置土地,鄰居們愛種菜,顧不得地主的不願意,將荒蕪變成了田園景色,地主只好從衆,做起敦親睦鄰來。緊連着菜園的是幾畝稻田,過去點兒有映着天光的水池,池邊種植了一排竹林。

我眺望了天邊的晚霞,又將視線轉回眼前的菜園。菜園旁邊種有一畦芋頭,芋頭葉總是吸引我的目光,記得小時候也曾經摘來當做雨傘玩;忽地,我不經意發現,何以一畦芋頭只有幾片葉子在那兒晃動呢?若是以欣賞的眼光去看它,那景象其實還滿寫意的。但仔細察看後發現,原來是父親打開了抽油煙機,而其排風口正對着那些芋頭葉啊;旋即想到,我應該要到廚房去幫忙纔是。

吃過晚飯,若沒下雨,我就將露天書房組合起來。在書房內打開燈和書,偶爾傳來習習涼風,陣陣蟲鳴,在這樣舒適的環境下閱讀,十分享受。儘管侷限於半坪之內。讀累了,就仰躺天地間,視線穿過紗帳,可看星星,可看月亮,可縱放想像。

由於空間狹小,我因此聯想到坐牢。想到大學時喜歡閱讀李敖的雜文。想到他描述坐牢的情況。他說反而在牢裡唸了許多書。就連平常不念的書也都一一看過。甚而自詡是位坐牢家呢。當然我敬佩他的精神。我還想到文天祥。那牢內不時充滿數種惡氣。他憑藉浩然之氣而能抵禦之。我無浩然之氣,有清風明月相伴;我想生長在承平時期的我們,比他們幸運的多。

這輩子應該不會坐牢吧,但自己在工作上卻常常畫地自限,最終亦未能「飛黃騰達」。喜歡唐寅的詩句:籠雞有食湯鍋近,野鶴無糧天地寬。我覺得畫地自限也很好,可在露天書房內讀書寫字聽蟲鳴想心事。雖然躺在半坪書房內,視線穿越紗帳,仍然可以欣賞到美麗的星空。

看着美麗的星空,我不禁想起那位有着親切笑容的女孩,猜想她的心意如何呢?我的思緒千迴百折。想寫封簡訊問候她,寫好了卻躊躇不決,最後只將已寫好的文字一一刪除。唉,多情如水中月一樣迷人,又像一陣風般讓人捉不住。

我師兄實在太穩健了

遭砸马籍游客昏迷指数2 低温疗法护脑

推特告马斯克收购案违约 要求法院9月开庭审理

smart亮相广州国际车展 四年发布四款全新车型

咬牙扛成本压力 餐饮业启动挖角战